首页
下雪
今天 2020-02-23
2 °C, 下雪
部分多云
明天 2020-02-24
-3 °C, 部分多云
0跟帖

高薪高福利全没了!腾讯60多人被辞退,10多人被移送公安,原因竟是…

  • Coolcashew 发布日期: 2019-12-29 评论: 0 浏览: 3763

马化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说起腾讯,不少人想到的是:家大业大,公司福利好,员工待遇高。确实,之前还有报道称腾讯员工的平均月薪达到了7万。

当然我们知道这个数字包括了员工培训、福利开支,以及公司缴纳的公积金和各种保险等支出,另外腾讯高管的薪酬也在被平均的总额之中。不过即使这样,腾讯员工的收入也足够令人羡慕。

然而拿着令人艳羡的工作,还是有人不知足,打起了公司的主意。

12月26日,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对外公开了2019年前三季度的工作进展,共发现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通报中涉及的员工既有普通员工和组长,也有总监。

这是腾讯集团反舞弊调查部首次对外发布内部违规案件。

腾讯公布15起典型案例 涉事员工最高职务为总监

腾讯方面表示,为贯彻落实正直的企业文化,确保“知言行”的高度统一,其发布了《腾讯阳光行为准则》,明确了“腾讯高压线”。“高压线”作为腾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线,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此界线,一律开除。

腾讯方面称,令人惋惜和痛心的是,仍有极少数员工未能抵挡住利益诱惑,利用职权做出了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伤害了客户及合作伙伴对腾讯的信任,甚至以身试法,一步步迈入违法犯罪的深渊,对员工自身包括对其家人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害。

在公告中,腾讯公布了15起典型案例,涉案雇员最高职级为总监,业务组长和普通员工占据绝大多数。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侵占公司资产、收受贿赂等方面。


在相关案件中,腾讯的供应商或业务合作伙伴向腾讯公司工作人员行贿;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都将被列入腾讯黑名单,永不合作,不再接受其提供的任何产品或服务。如违反国家规定,还将移交工商、公安等执法机关处理。

腾讯2019年新增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上海梵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成都卓越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四川傲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成都麒漫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德感斋幸福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北京方格映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中山壹朵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多域畅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浙江智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洛阳网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河南众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合之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河南春暖花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聚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河南盛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青岛自己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有员工售卖游戏道具,非法获利14万

何为“腾讯高压线”?据悉,腾讯高压线是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限,员工一旦触及此界限,一律开除。遵守《腾讯阳光行为准则》、远离“高压线”是腾讯对员工的基本要求。

具体来看,腾讯高压线包括:

1.弄虚作假:无论是否个人获利,任何形式的弄虚作假行为都按照违法高压线处理。

2.收受贿赂:员工及其利益相关人收受来自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潜在供应商或潜在合作伙伴的贿赂以及借款等他利益,无论是否因此为对方谋取利益,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并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定性。

3.泄露机密:无论是否获取私利,泄露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4.不当竞争:从事与公司存在商业竞争的行为,无论是否获取经济利益,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5.利益冲突:存在与公司有利益冲突的行为,可能导致员工的行为与公司利益发生冲突的,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6.违纪: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都按照违反高压线处理。

可以看出,腾讯高压线的制定标准并不算严格,主要系对员工从业的基本规范进行划界,对违规行为“零容忍”。

在此次公布的典型案例中,有数名员工被追究刑事责任,相关裁判文书已经公布。例如,2018年2月,PCG体育运营部/体育视频中心某业务组长覃某林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33.6万(含税)。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退赔全部经济损失后,覃某林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另外一则针对TEG客户服务部/游戏服务中心员工胡某昊的刑事判决,则解释了一名普通员工如何能实现职务侵占。胡某昊作负责网络游戏《天涯明月刀》玩家关于游戏道具方面的投诉和处理,具有为玩家补发游戏道具的权限,这一权限让他动起了“歪心思”。

此后,胡某昊利用职务便利,私自生成游戏道具,并以补发道具的方式将游戏道具转移到自己的游戏账号内。之后,胡某昊通过“嘟嘟网络游戏服务网”平台和微信平台,向他人销售游戏道具“陨焰之盒”42个,“玲珑炉·劫火”13个,非法获利14余万元。

在综合考虑胡某昊主动投案、积极退赔且认罪悔罪态度良好的情况下,胡某昊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资料图,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两位涉事的业务总监分别是CSIG云业务拓展部/金融拓展中心某业务总监李文涛,以及IEG天美工作室群/天美J1工作室某业务总监肖福根。李文涛因为"收取好处费"被辞退,移送公安机关;肖福根则因"与外部供应商之间存在经济往来"被辞退。

互联网公司反腐玩真的 马云曾表示:连我也可以查

2011年,阿里巴巴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聚划算招商受贿54万,于2013年被判7年。同时,其余4名前聚划算员工分别被判刑5年6个月到1年9个月不等。

2015年6月,前腾讯高管、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春宁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深圳警方带走。

2016年11月4日晚,百度发布内部公告,披露副总裁李明远存在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等三宗“罪”。

2018年年末,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因为经济问题被查。

……

近些年,互联网公司一波波的反腐案件,牵动人心。

而进入2019年后,各家互联网公司更是加强了对内部腐败舞弊的治理力度。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史上最严苛的“反腐”时代。

有报告显示,仅今年前7个月便有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共涉及220余人被开除或移送公安机关,案件数量和涉事人数均为2015年的11倍以上。

其中,今年7月份,便有美团、360、小米、暴风集团、滴滴出行、百度共6家企业接连曝光了40余起员工腐败或舞弊案件,与2018年一整年曝出的规模相当。

上至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下至百度一名实习生因违规外传业务数据被辞退,这场“反腐风暴”波及范围之广令人咋舌。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近日36氪的一篇文章爆出了ofo腐败和舞弊的惊人内幕。

2017年前后,ofo使用的还是机械锁,因为没有定位系统,很多地方员工将出厂成本五六百一辆的小黄车折价成一两百块钱,“成百上千辆地卖给供应商,后来供应商又把这些车子以原价重新卖给ofo”。一名ofo高管表示,这造成了“巨大的”资金浪费。

今年年初ofo遭遇押金危机时,曾紧锣密鼓地严抓贪腐问题,反腐负责人历时几个月时间,配合警方跑了几个城市,最终仅追回数百万元损失,对于ofo几十亿元的押金窟窿来说杯水车薪。

有前ofo员工感慨,如果没有贪腐,ofo未必会走到今天的局面。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为了打击公司内部腐败,各家企业均成立了自己的纪检部门。

阿里巴巴成立廉正合规部,与各业务线以及内审、内控部门都保持充分的独立,廉正调查“上不封顶”,问责权限一视同仁。

百度的纠察部门名为“职业道德建设部”,内设委员会,负责监督、核查公司内部员工的违法违纪行为。

腾讯负责整治内部腐败的是反舞弊调查部,其主要职责是受理有关舞弊问题的投诉,并进行相关调查取证。

据36氪,搜索招聘网站,各大互联网公司风控专员的月薪普遍在3万到5万之间。“更高级别的人才起步价可能就是年薪百万”,一名互联网公司反腐部门人士称,一家中型公司的反腐团队在十人左右,据此计算,一年光人力支出就有近千万。

对于贪腐,大佬们也曾放下狠话。

马云曾表示:

阿里所有人,廉正合规部都可以查,连我也可以。

刘强东曾说:

就算你只贪了10万块钱,也愿意花1000万给查出来。


来自: 
每日经济新闻
加载中...